投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投影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使的淫落番外Imgood含恩静ELSIE-【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03:59 阅读: 来源:投影机厂家

作者:xyzyj2000字数:11314Im good(含含恩静ELSIE)- 2015

(此文发生时间段为15年五月上旬至15年五月下旬)

首尔某座建筑内的MV拍摄现场,在一阵众人欢呼后,MV的拍摄终于结束了。

含恩静一边向周围的工作人员鞠躬,一边说着「谢谢」或「工作辛苦了」之类的感谢语,缓步向自己的更衣室走去。

「恩静,一会还有个Dispatch采访,你换身衣服,补个妆。」经纪人嘱咐着含恩静等会的工作事宜。「记得,千万别出问题?」

「知道了,欧尼。」含恩静进入换衣间,边换衣服边回答。

Dispatch的采访一共花费大约半个小时,这期间含恩静又是回答记者的采访,又是害羞的表演了一段新歌的舞蹈,让记者的相机在休息室里闪耀了一回。

告别了记者后,含恩静坐在化妆台前开始卸妆,随着一声门响,「你来了?」

「早就到了,看你在接受采访,就到旁边的房间里休息了一下。」

我举起手中的纸盒,「ZZang !看,这是你最喜欢的蛋糕和饮料。」

「啊!谢谢,OPPA!」含恩静开心的笑的眉毛都快看不见。

含恩静把化妆台稍微整理了一下,接着我把蛋糕和饮料放在桌面上,将含恩静拉入怀中,一起分享起眼前的美味点心。

「Oppa,来……啊啊啊……张嘴。」

含恩静侧着身体坐在我的腿上,手拿着调羹喂我吃蛋糕,我吃进嘴里稍嚼了几下,「你还是用嘴喂我比较好?」

我揽过含恩静的腰身,一口吻在她粉红的丰唇上,嘴对嘴将一小团蛋糕用舌头推进她的嘴里,舌尖随之缠绕在她的舌头搅动起来。

蛋糕在我和含恩静的嘴里融化中,慢慢的被咽入各自的肚中。

就算蛋糕已经落入腹中,我还是在含恩静的嘴唇上狠狠的亲咬了几下,直到将含恩静嘴里空气都吸进后才分开。

此时,含恩静的俏脸格外粉红,粉里透着红,红里透着嫩,看的我恨不得再次亲上几口。

「Oppa!」含恩静轻手摸着自己有些红肿的嘴皮,撒娇道,「你这是吃蛋糕还是吃我?」

「都吃!」我调笑下,含恩静的脸色不由得更加红润。

「Oppa!!!!!」不过私底下脸皮有些薄的含恩静嗔怒道。

「你喂我?」打趣着含恩静的我,看着她的脸色和表情变化,格外有乐子。

一个十二寸的蛋糕就在我和含恩静这样嘴对嘴中,一口一口喂着,渐渐蛋糕已经消失约二分之一。

含恩静早已变换坐姿,从侧坐变成双腿分开跨坐在我的双腿上,两只玉臂环在我的脖颈上,我高高的仰着头,看着她口含着小块蛋糕慢慢的低下头,嘴对嘴的喂进我的嘴里。

我双手抱住含恩静的翘臀,手掌轻抚间感受她臀肉的弹性,含恩静的双手捧着我的脸暇低头喂食,之后不断亲吻着我的脸庞和嘴唇,留下一个个油油的蛋糕印。

被含恩静吻的我有些火起,我一手伸进她衬衣下摆内抚摸着她的腰肉,另一手向下伸欲解开她腰裤的纽扣。

当解开第一粒纽扣时,我仰头深情的望着含恩静的俏脸,「恩静!我想吃你!」

「Oppa!」含恩静看着我那如火般侵略性的目光,娇羞的嘤咛一声低下头。

我抱住含恩静的翘臀往上提了一下,将她放在旁边空的化妆台上,隆起的裤裆顶在含恩静的双腿之间,含恩静害怕的缩了缩身体,「Oppa,等会轻点。」

含恩静的白色短裤胯间的纽扣,被我一粒粒的解开,敞开的裤缝下黑色的蕾丝边格外吸引人的眼球。

我轻轻的将手探入含恩静的黑色蕾丝裤里,触手见一片毛绒绒的森林,再向下是一粒突起和一条细缝。

「呃……嗯嗯……OOO ……Oppa……轻点……啊啊……捏。」

含恩静敏感的阴蒂在我的揉捏刺激下,腰身不住的扭动,丰满的胸部不断的高高挺起。

「恩静……我这没几下……你就湿了。」

手掌间不断沾染从含恩静的细缝中流出的黏糊液体,触摸间连那一片毛绒绒的森林也变得湿滑沾黏。

感受到含恩静的小腹下越来越湿,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沿着她湿露露的阴唇缝刮着,然后将手指探入她深邃的幽径。

涓涓细流在我手指的抽动和指头的扣动下流淌着,沿着我的手掌从洞口流向外面的五湖四海。

在我手指的轻缓摆动下,含恩静仰着头靠在背后的梳妆台镜面上,樱唇中不断倾吐着时高时低的呻呤声。

我十分享受现在的情况,眼前的含恩静在我的挑逗下情欲澎湃,脸泛桃花,诱人无比。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在自己的手下婉转呻呤,满满的征服感在心中涌起,手中的动作不由的又快了几分。

「啊……Oppa……轻……哦啊啊……再……探……深点。」

「恩静……感觉,怎么样?」

「啊啊……我好……啊嗯呃呃……要……飞……噢噢……嗯嗯嗯」含恩静的回答语不成句,断断续续。

很快恩静在我的手指抽动下,挺着在不断快感冲击下颤抖的身体,改趴在我的胸前,双臂紧紧搂住我那只不断抽动的手臂。

我的手臂被含恩静搂住不算,更被她紧紧的夹在双峰之间,皮肤上能不断感触到那柔软光滑的肌肤质感。

「啊啊……啊啊啊……Oppa……我不行……了了了。」含恩静顿时双手紧抓住我,柔软的娇躯更是剧烈的抖动不已。

我继续抽动中的手指,直到感受到含恩静的阴道内有大量的蜜液涌出,手指又往含恩静的体内深处挺动了几下。

「啊……不要……呃。」含恩静在我更深入的侵犯下,一口银牙咬在我的肩上。

虽然隔了一层衣服,但是含恩静咬起来还是有一点疼。

高潮后的含恩静,身体渐渐的舒缓起来,一头长发抵在我的胸前,双手怀抱着我的胸膛,双眼紧闭的喘着粗气休歇。

我一手搂住含恩静的腰肢,另一只手依旧还在她的黑色蕾丝裤内。

「恩静、恩静、恩静」我贴在她的耳边一声又一声轻轻的叫着她的名字。

「嗯?」含恩静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我。

「恩静,你真漂亮,美极了。」

听着眼前男人充满甜美的赞誉,含恩静娇羞的低下头,轻嗔道:「Oppa!不要这么说人家,好害羞的。」

含恩静嘴上是这样说,但是心里却是花心怒放,美不胜收,甜到心中。

我亲吻含恩静的额头,慢慢的沿着鼻梁一路向下亲吻,直到她丰润的唇间上徘徊不止。

含恩静双手挽住我的脖颈,一下又一下和我双唇紧贴着接着吻,「恩静?你看这是什么?」我将在含恩静黑色蕾丝裤内的那只手,拔出伸到她的面前,手指泛着闪闪发光的水迹。

「Oppa!!」含恩静当然知道这是自己的「杰作」,只是这种羞于出口的话语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子说出来,只能羞恼的回应着我。

我将湿滑的手指伸到含恩静的唇前,她很主动张嘴含住后,不住的用舌头在手指上舔滑而过。

含恩静一边用媚眼横流的看着我,一边细心的舔舐着我的手指。

当舔了差不多时,含恩静从她自己嘴里抓住我的手指,伸到我的面前:「Oppa,你看舔的干净吗?」

「干净!不过你这里似乎还没舔干净?」

我一把紧紧的搂住含恩静的娇躯,双手禁锢住她的脖颈,嘴对嘴,舌头对舌头,脸贴脸的战斗在一起,两人一时忘情拥吻着。

渐渐的我松开禁锢她脖颈的双手,慢慢的开始沿着她的胸前下滑,在她的身上大力的揉搓和摸索。

良久后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唇分,我看着眼前艳若桃李的含恩静,胯间的阴茎更是高耸。

我双手轻轻的伸到含恩静的腰侧,在她的配合下褪下那条白色短裤,只剩下那条黑色蕾丝裤。

透过那件已经湿透的黑色蕾丝裤,我能隐约看见那黑森林和粉嫩湿滑泛着亮光的阴唇。

「我的小静静!这可湿的够可以的。完全湿透,果然是我家用水做的女人。」我用手指按在她黑色蕾丝裤的胯部,感受着手指上湿滑的触感说道。

「Oppa!不要这么说人家吗?」

「来,让我看看里面到底有多湿润?」

我边说边把手伸向她的腰间,在含恩静配合的扭腰下,褪下了她下半身最后一件保护物。

「啵」我一口亲吻在含恩静的阴蒂上,接着慢慢的舔吸和轻轻的撕咬着。

「啊……OOO ……OO……Oppa……不要……这样。」含恩静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往后推着,「轻……轻点……我……呃哦……太……要……疯了。」

小小的阴蒂显然受不了我这么疯狂的挑逗,含恩静疯狂的扭动起腰身已躲避我的攻势。

我紧抓住含恩静一双雪白的大腿,将她整个人拉到桌边,然后我跪在她的双腿之间,两只手从她的腿弯下穿过反手紧紧抱住,嘴低在她的两瓣娇艳欲滴的阴唇前,舌尖伸出在她的蓓蕾上肆意蹂躏。

「OO……Oppa……不要……舔……啊呃……呃哦哦」含恩静一双练过跆拳道的双腿有力的夹住我的头,猛地双手紧抓住我头发,弯腰将我的脸死死的按在她双腿之间。

「Mmmmmmm …………」

我舔着含恩静的阴蒂和阴唇,呼吸间只能发出一声声呜呜声,舔的越是含恩静的敏感的,她的双腿夹的越是紧。

含恩静弓着身子,紧紧抱住我的脑袋,胸低的使一对傲人的双乳紧贴的脑袋上,发际触感间一片柔软。

「嗯嗯……呃……Oppa……啊……要……来……啊啊啊啊」一声悲鸣后,含恩静紧绷的身体在一阵颤抖后,渐渐放松下来。

这下,我终于从含恩静丰满的大腿间脱困出来,不过脸上和嘴唇上已是一片湿滑的水迹。

短短时间,已经高潮过两回的含恩静,靠在梳妆台的镜面上休息着。

一张诱人的红唇更是随着急促的粗细时张时闭,隐约间还可看见舌尖时不时伸出唇外。

片刻后,我在含恩静的耳边轻吐着甜蜜腻人的话语,「恩静,跳个新舞给我看看。」

休息一会回复了体力的含恩静,从梳妆台上下来,光着雪白的臀部,清唱这新区《Im good》的歌词,如波浪般摇曳起轻盈的腰肢和丰满的臀部。

我坐在一边的椅子,一边看着含恩静翩翩起舞,一边脱着自己衣裤。

含恩静泛着春意的眼神里,眼波横流,如同白玉般雪亮的翘臀,在蹲下和站起的舞蹈动作下,更是照入人的眼球之后留下一道道光影。

「一个人更自在,一个人更自在,没有迷恋,也不会生气,连眼泪也没有」

当含恩静唱到这段歌词时,双臂高举平放,头枕在手臂上,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前后的摇摆起来。

此时,我早已脱光了坐在椅子上边看表演边撸动着阴茎,当表演到这段时,我手拿着坚挺的阴茎站到含恩静的身后。

在含恩静前后摇摆自己丰满的翘臀时,我举着坚挺的阴茎不时拍打着她的翘臀。

「啪啪啪」的拍打声下,含恩静的脸显得更加红润,身体也能看见有轻微的发抖。

「Oppa……你这样?我都要跳不下去呢?」含恩静羞恼道。

「那就不要跳了!」我一个公主抱抱起含恩静,走出换衣间来到刚才拍摄MV的现场。

望着早已离去的工作人员,此时就只剩下我和含恩静两人还在拍摄现场。

我几步走到拍摄用的床边,将她放在床上,就一压而上。

含恩静脸若桃花平躺在床上,双臂弯曲垂放在头两旁,红唇轻吐着,「Oppa?」

我动手将含恩静身上最后那件露肩衬衫脱下,一个光溜溜的白玉美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白皙的皮肤,傲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挺翘的丰臀,让人不忍转移视线。

我分开含恩静的两条大腿,俯身跪在她们之间,手扶阴茎抵在她湿露的阴唇之上。

轻轻的用龟头划开两瓣阴唇之间的缝隙,慢慢的将龟头插入其中,腰身一挺直没入其幽径深处。

「呃……啊啊……Oppa……哦……到底了。」含恩静一下子弓起腰,双臂紧挽在我的脖颈上,红唇吻上我的嘴唇后轻咬着。

我一边热烈的回应着含恩静的吻,以转移她的注意力来减轻她下身的不适,另一边我的臀部在含恩静双腿之间慢慢的挺动着。

渐渐含恩静和我热吻的时候,嘴里也发出一声声诱人心脾的轻呤,我也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恩静……怎么样?」我贴在含恩静耳边,一边咬着她的耳垂,一边问着,「舒服吗?」

「Oppa……舒服……你每次都……快把……恩静的……骨头弄……酥了。」含恩静双眼紧闭,但还是回应了我。

「嗯嗯呃……噢噢喔……哦哦哦……呃喔喔哦。」

快速的频率也使床发出一声声「咚咚」声响,和恩静的高亢呻呤声相映成辉。

含恩静的双腿也由初时的并拢,慢慢的变成大大的叉开。

我挺动着粗大的阴茎在她的蜜穴里快速的插进抽出,带出一片片蜜液,将她丰臀下压着的床单打湿。

床单上湿痕越来越大,我膝盖下的皮肤感触这湿滑,没有最湿只有更湿。

含恩静,这个外刚内柔的妹子,果然内里还是水做的软妹子。

在床子淫乱柔顺的表现,很能刺激男性的征服欲。

一阵传教士体位的鞭挞后,我将含恩静身体翻转过来,双手撑床双腿弯曲跪在床上。

不轻不重的拍打了几下含恩静富有弹性的翘臀,在她一声闷哼声后我的阴茎再次重游故地。

幽径早已是湿滑无比,插入后的触感更是柔软,蜜穴肉壁更是紧咬我着阴茎。

每一次在这泥泞湿滑中的前行,都是一次美妙的体验。

「Oppa……大……啊……又大……了……啊呃呃……嗯嗯。」

含恩静感觉自己的下身被塞满了不算,更是被我的阴茎不断被动扩容。

这酸涨饱满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全身的骨架似乎就要散架了一般。

更不用随着我一次又一次冲击,她的身体更是被蔓延到全身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带在高潮。

含恩静的大脑渐渐也变得模糊起来,在快感之间的间隔变得更加短暂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只剩下快乐。

在这宽大的大厅里,含恩静一次又一次刷新了自己高音的上限。

从最初的轻呤到大声呻呤,从到高亢的嘶喊再到如今撕心裂肺般的吼叫。

含恩静用她仅有的手段来发泄这令人疯狂而着迷的快感潮,身体更是在我的鞭挞下,如暴风雨中小船在海上行使一样,忽高忽低,忽上忽下。

「不……啊……啊嗯……不行……呃……Oppa……恩静……要……死了。」

「再坚持一会。」我紧抓含恩静的臀肉,阴茎更加快速在她的蜜穴里进出。

「呃……啊啊啊……嗯嗯……Oppa……我……Oppa……啊啊嗯……要死了。」

含恩静喊出最后一句「要死了」达到了高潮的顶点之后,便上身体瘫软在床上,高潮后蜜液大量的从桃花源里汹涌而出,止都止不住,下半身依旧被我抓在手里肏着。

我又最后在含恩静的蜜穴里挺动了几分钟,才把一股炙热的精液射在了她生命孕育的深处,烫的她口角流咽,身体一阵乱颤。

我一个臂膀搂着含恩静的娇躯,躺在床上甜言蜜语说着体己话,「晚上,我在你最喜欢的餐厅订了位子,包场没人会打扰我们。」

「真的?」含恩静抬起问着我,湿露的发际在耳边拧成一团。

「嗯!我们休息一会就去,怎么样?再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含恩静趴在我的胸膛上,睁着双眼看着我,手指在我的乳头上转成圈,回味着这欢愉后温馨时刻。

半小时后,我和含恩静已经在浴室里一起洗澡,准备等会清爽的去餐厅约会。

两个站在不断喷水的淋浴头下的人,全身都涂满了沐浴液,皮肤在手掌抚摸或搓揉下,白色的泡沫一一浮现。

我的双手各抓住含恩静一只丰乳,揉捏的同时也不停的转圈把玩,而含恩静则一手抓住我的阴茎不停上下套弄,另一手清洗着我阴囊上的泡沫。

「恩静,你这对乳房真是大。我一只手都抓不住?」我一边赞叹着恩静乳房的惊人尺寸,另一边玩的更加起劲。

「Oppa……啊呃……轻点……也不怕玩坏掉。」含恩静嗔怒道,手上的动作又快了几分,我的阴茎在她的撸动下渐渐恢复雄风。

「怎么会玩坏了?」我停下揉捏乳房的动作,双指揉捏起她的乳头,没几下乳头就在我的手中坚挺突立,「我可舍不得?」

「呃……轻点……Oppa. 」

「恩静,你看这样?可去不了餐厅?」我手指的在恩静手中再次坚挺的阴茎。

「我帮你洗干净?还洗出问题?」含恩静羞怒的反问我。

「恩静,你人好,来用你的嘴给我消消火?」我故作可怜的求饶道。

「哼!」含恩静羞恼归羞恼,但是还是蹲下来把我的阴茎含进嘴里,慢慢的吞吐起来。

「呃呃啊……恩静……你的……舌头……啊啊……真是软。」

含恩静的舌头像条蛇一样,在我阴茎上转着圈的舔过,龟头的马眼也被舌尖触碰了一下又一下。

在阴茎舔舐过几分钟后,含恩静双手抓住我的大腿,嘴含住我的阴茎,头部快速的前后摆动套弄吞吐起来。

口腔中不时传出「咕噜咕噜」的液体摩擦声,中间还会停下吞吐的动作吐出阴茎,嘴唇在阴茎上「啵啵」的留下一连串亲吻声,舌头还有阴茎根部一路舔到龟头,舔了几下和亲吻龟头后,又将阴茎含进嘴里快速吞吐着。

含恩静这样周而复始的口交服务,在我的阴茎陷入一片湿滑温润的所在后,我就乐不思蜀般沉静在其中。

花花的温水自淋浴头里喷在含恩静光滑白皙的裸背上,我的双手在这水流伴随下,扶过她的粉颈、锁骨和肩膀和背部。

「哦」在我的一声低吼中,我紧抓含恩静的头发将她的脸上按在我的胯部。

含恩静紧抿着双唇,嘴里被射了一股浓浓的「爆浆」,接着在我的注目下喉间一阵咽动,吞入腹中。

「啊,好了,我们快点洗,再拖下去,去餐厅的时间就不够了。」

我拉起蹲在地上的含恩静,快速的冲洗着她身上没有洗净的泡沫。

没过多久,我和含恩静就换了一身新衣服离开MV拍摄现场去吃饭了。

至于,狼藉一片的现场则交由秘书金妍儿来负责清理。

………………………我是分割线……………………

时间过的很快,含恩静SOLO在各大电视台的音乐节目打歌开始后,转眼便快接近尾声。

晚上,我去接今天在音乐银行表演特殊舞台的含恩静和朴孝敏,音乐银行结束后两人连演出服都没有换,就穿上外套和我一起吃了顿晚饭后回到别墅。

当车库的轰鸣声最终归于沉寂时,一声「咣铛」的撞门声,三个搂作一团的身影转着圈的,一会左靠鞋柜一会右靠墙的进入屋中。

含恩静和朴孝敏分工明确的,前者脱着我的上衣,后者蹲下来解着我的皮带。

两人脱我的衣服时候,我还搂着含恩静在转着圈的移动,从门廊到客厅的路上,一路上都是我被两人褪下的衣裤。

含恩静一手搂住我的脖颈,另一手在我的胸膛上抚摸着,侧着头和我不断热吻。

朴孝敏褪下我最后一件遮羞布——棉内裤,早被先前她一阵乱摸惊醒的阴茎,怒挺着发泄自己被打扰的休眠。

「Oppa……还是那么大!」朴孝敏双眼发亮的盯着我的阴茎,双手摸上去上下的套弄着,还伸出翘舌在我的龟头上不时的打着转。

两人的上下同时的挑逗,使我欲火高涨,下半身不断发胀的感觉,看着两人脸上划过一丝得意的眼神。

「你们真调皮?」我抓住了这得意的眼神,抓住含恩静的胳膊,亲上她的红唇,就是一阵长时间的法式湿吻,直到她的脸被涨的通红我才放过她。

「这下,看你怎么样?」我松开含恩静,让她慢慢从我身上滑落。

得以解脱的含恩静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满脸桃红的回味着刚才那令人窒息但又令人沉醉的湿吻。

「啊」朴孝敏发现含恩静跌坐在地上,有些慌乱,一时没有注意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哈哈!刚才和恩静不是很厉害,以为我没办法制服你们?」我从地上拉起朴孝敏,双手伸到她腰间轻轻的揉搓着。

我反转过她的身体,将她的上半身压在临时客厅的餐桌上,下半身靠着桌沿站立着。

「不……不要……要……Oppa……我错了。」朴孝敏脸色慌乱的求饶道。

「没事!不要怕!我的小甜心,很快你就求我了。」

我边说边说麻利的脱起朴孝敏的裤子,演出用的直条裤上只有一粒纽扣,解开后拉下拉链,一溜烟的就被我连同紫色蕾丝内裤一起褪到她的脚裸。

手指轻轻的探入朴孝敏的蜜穴,抽动了几下后,蜜穴的肉壁很自然的开始紧紧吸附着我的手指,分泌蜜液润滑她的幽径以便我进一步的动作。

前戏稍作后,我直接双手紧抓朴孝敏两瓣白嫩的臀肉,挺起腰身一杆入洞。

「啊!!!!」朴孝敏向前弓起腰身,一个甩头,长长的秀发在空中飞散。

含恩静坐在我身后的地板上,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我快速的抽插着朴孝敏的蜜穴,硕大的龟头不只一次的挤开两瓣阴唇后,在蜜穴中软肉不断挤压下进入其内。

伴随着我每一下的抽插,含恩静都能看见朴孝敏的蜜液在被我不断带出阴户外四处飞溅。

这淫靡的景象,让含恩静不由自主的喉头涌动,吞咽着自己的口水。

「嗯……嗯嗯呃……Oppa……顶到了……啊啊啊……轻……点」

朴孝敏向后撅着屁股,较恩静更为瘦小的臀部在我的撞击下,发出一声声「啪啪啪」的臀胯相撞声。

「孝敏,啊……你真紧……啊啊……下面太会……吸。」

我感受朴孝敏的吸力惊人的蜜穴,在一片「荆棘」中开扩着自己前行的道路,美妙的触感令我销魂。

「啊……Oppa……呃哦……大……我都……被塞满……了。」

朴孝敏满脸沉迷欢愉之色,纤腰主动的向后挺动配合着我的抽插。

弯腰俯身的我,将双手伸到朴孝敏的胸前,解开她只有上半截的衬衣后,直接双手探入只有上半截的背心里,揉搓和抚摸她的乳房和乳头。

我看朴孝敏如此的主动,在她臀后更猛烈的抽插以回报,「啊……」朴孝敏一声娇呤后一泄如注,大量蜜液从密穴口喷到我的胯部和腿上沿着腿部由上而下的流到地上,或直接滴到地上。

一旁的含恩静一边自慰一边看完这场激战,直到我射精的那刻,目瞪口呆的一时都没回过神。

我看着发呆的含恩静,将朴孝敏彻底剥光,双手穿过她的膝弯将她抱起,和含恩静面对面的方式,「孝敏,让恩静好好看看我们的厉害!」

朴孝敏一手扳开自己的阴唇,腰身缓缓的向下埋去,用自己再一次饥渴的蜜穴吞噬了我坚挺的阴茎。

含恩静看着我一边抱着朴孝敏,一边抽插她的蜜穴,向她走去。

「小看我?」在我抱着朴孝敏走到含恩静面前时,她直接伸出舌头跪在地上舔起了我和朴孝敏的交合之处。

「啊……呃呃呃……恩静……舌头……不……啊啊……要……噢噢」

对我和朴孝敏来说,含恩静这样舌头上下翻飞的攻势,更加的增加了性奋的程度。

很快,我就在朴孝敏的蜜穴里射出了今天的第一次。

我将赤身裸体的朴孝敏放在沙发上,站在那里享受含恩静的舌技服务,她细心的的清理了我阴茎的每一个角落。

在含恩静一顿娴熟的口交舌技后,我半软的阴茎再一次在她口中重证雄风。

「恩静,脱光衣服趴到桌上去。」

含恩静快速的脱去了自己蓝色演出用服,撅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四肢着桌的跪趴在桌上。

「Oppa……」

看着含恩静眼中的渴求,我也爬上桌跪在她身后,手扶着阴茎,龟头在抵上那条细缝之上上下摩擦。

「啊……呃……呃……哦」含恩静回过头,哀求道,「Oppa,不要再调戏我了。插进来!」

「好!我这就插进去。」

我轻轻的拍打着含恩静丰臀,臀肉的结实感和弹性,令我爱不释手,腰身随着轻轻的一挺,粗大的阴茎整根插入她的蜜穴,龟头接着顶开子宫口进入子宫内部。

「啊」被我贯穿下半身的含恩静,全身紧绷的缩着身体,我弯腰紧紧贴着她的身体,双手在她的身体轻而缓的游走,加上耳边不停的甜言蜜语好让她进一步放松。

慢慢的等含恩静舒缓开身体后,我慢慢的开始加快下身臀部的挺动。

「啊……啊啊……啊啊啊……呃啊……呃哦哦」含恩静的呻呤声也随着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急促和响亮。

我舔舐着含恩静光滑裸露的背脊,亲吻着美丽的锁骨,含咬着敏感的耳垂,含恩静的脸涨的潮红一片,胸口更是在我的爱抚下,乳房发胀两粒粉红樱桃突起。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我们三人在客厅又交媾了数次,餐桌和地上到处都是的水迹,见证了我们的疯狂。

我从朴孝敏的身上下来,再一次将含恩静压在沙发上。

我捉住含恩静的左脚不停把玩着,将她的右腿扛在肩上,一根怒耸的粗大阴茎在的双腿之间快速耸动。

含恩静头枕沙发枕头,一头红发飘散在上面,双腿被我大大的分开,一手扶揉着自己的胸部,嘴里呻呤声不断。

「哦……啊哦……呃……Oppa……噢噢……啊啊……Oppa」含恩静的每一声呻呤声,在我听来都是那么美妙动人,更催情欲。

一个火热的身体突然贴在我的身后,朴孝敏紧贴着我的后背,像一个水蛇一样扭动着自己的腰肢,红唇在我颈间留下一个又一个印记,双手伸到我的前胸不停抚摸。

我回过头和朴孝敏不断舌吻,腰身更加猛烈摆动,粗大坚挺的阴茎在含恩静蜜穴口,快的只留下一道残影。

「啊啊……Oppa……啊啊啊……呃啊哦……啊啊啊啊」

含恩静在一连串高亢的呻呤声中,又一次跃到了顶点,蜜穴急促的收缩后开始大量分泌蜜液。

我从后面拉过朴孝敏,将她放在含恩静的身上,就是一阵又急又猛的抽插。

转眼一会,我们三人已转战到二楼的双人客卧。

朴孝敏仰躺在我的身上,我的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双乳用力挼搓,她的双手也覆在我的双手上。

我的双腿分开,朴孝敏的双腿也分开,两瓣粉嫩的阴唇一片湿滑和红肿,从蜜穴口不停分泌出的蜜液滋润她的后庭,令我抽插的更加顺利。

朴孝敏的后庭已有原来的紧窄的小洞,被我不断进出下变得更加宽大的大洞。

「Oppa……啊啊……用力……哦……我的……啊啊啊……要裂了。」

「忍忍!我一会就好了。」我亲吻着朴孝敏的红唇,安慰道。

「啊啊啊啊……我……要……呃呃……快……不行了。」朴孝敏哀求道。

「好了!好了!」我的臀部又是一阵快速抖动,达到了高潮。

「啊」朴孝敏的后庭被我射出的滚滚炙热的精液,烫的大叫。

在朴孝敏身上结束了又一次的战斗后,欲望没有停歇的我,又将目标瞄准了旁边另一张床上的含恩静。

我来到另一张床边上床后,趴在含恩静的身上,她的双手垂在床边,双腿弓起,湿润的蜜穴再次迎客。

「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啊啊」

含恩静美妙的歌声再一次再卧室中响起。

………………………我是分割线……………………

第二天,梦想演唱会现场,我坐在后面的独立休息室,看着电视了解现场的情况。

看着含恩静走上台,和具荷拉、金多顺一起做了一个中间时段的MC主持后。

我在短暂无人的走廊里,拉过含恩静,示意具荷拉、金多顺先走,「等会过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几分钟后,含恩静从刚辞一身黑换成了一身红的演出服,上衣裸露的胸口设计,加上长裤的一条腿竟然是开叉的,分外的吸引人的眼球。

我都想想一会舞台上,含恩静的SOLO是多么的火辣。

「过来,坐我腿上。」我向含恩静招手示意。

含恩静一手挽住我的脖颈,另一手扶上我的胸膛,横坐在我的大腿上,「Oppa,你叫过来什么事?」

「叫你过来,是因为网络剧的事,你的部分可能要提前,还有就是马上就上海演唱会,等智妍拍完电影你们要加练一下,到时可别出错。」

「知道了,Oppa……还有什么事?没事,我先走了。」

含恩静起身就要走,但是被我一把抱住,「急什么?」

我的手沿着含恩静高开叉的裤腿,一路向上摸去,「这服装真是!!!!」

「还不是为了吸引你们这些臭男人的眼球,才开的那么高。」

「下次不许这么开了?我可省不得我们家恩静这样!」

「知道了,下不为例。」含恩静在事业比较独立的,喜欢自己拿主意,这样的妥协已经是很难得。

「不过,你现在可要补偿我。」我用力的一把搂住含恩静的腰身,大手在她露出的大腿上大力的揉搓和抚摸着,嘴唇不断在她裸露的胸口亲吻着。

「轻点……亲……要是留下痕迹,被摄像机拍到,我就完了。」

「我知道了。」我减轻了在含恩静胸口亲吻的力度,沿着她的锁骨一路向上亲去,直到停留在她的红唇亲的流连忘返。

「啊」含恩静一声轻呤,我的大手突入她的胸口,在乳峰上大力揉搓,隔着上衣都能看见乳头很快突起的凸点。

含恩静头倚着我,靠在我的身上轻喘着,我埋首在她的锁骨上亲吻,右手抚摸着她娇嫩的乳房。

一阵耳病厮磨后,我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含恩静已经被我玩的软绵绵了。

休息了一会儿,含恩静才整理完仪表和衣服的褶皱,离开我的独立休息室,准备自己的舞台去了。

看着摇晃的丰臀,离开时的火红身影,我内心对自己说晚上一定要含恩静穿这身来一次。皇冠粉。。。这,不敢看啊非常不错的文章,描写的很到位,淫妻好文一个小建议这类外传可以加一个小小的背景介绍让没开过之前正传的都更能投入斗鱼麒麟帮表示不敢真的看我给你转到TARA吧里,看看作者会不会被人肉,哈哈啊哈!

重生之明月传说内购破解版

疾风勇者传内购破解版

空战争锋无限内购版

战舰猎手手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