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投影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江湖远兴路以达天下【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50:39 阅读: 来源:投影机厂家

建设中的鄱阳湖二桥。特约通讯员 傅建斌摄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张武明)这里阅尽了水运的千年繁华。烟波浩渺的鄱阳湖,吸纳周边饶河、信江等各大水系,与江南各大河流汇拢交织,构筑成舟楫四达、连通南北的黄金水道。江河沿岸,码头遍布,千帆安泊。

这里见证了水路的日渐式微。随着公路尤其是高速公路的出现,传统内河水运风光旁落。湖中芦苇仍在迎风摇曳,却已成为陆上乘客惬意观赏的风景,黄金水道的美誉日渐成为遥远的传说。

物换星移,沧桑巨变。昔日风光秀丽通达南北的大江大湖,如今却成为阻断百姓出行的障碍,拖住了滨湖地区陆路交通建设的“后腿”。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不得不面对货难运、路难走的时代困境,大家对新的路网体系心怀期待。

出城之困

现在,人们从南昌去余干,开车一般有两条线路可供选择:或走德昌高速,或走昌万公路。

德昌高速,2011年9月通车;昌万公路,2004年6月通车。

对于这两条公路的建设和通车时间,余干县交通局干部万祖梁记得相当清楚。

“昌万公路建好之前,从余干县城出发去南昌,要么先到瑞洪镇坐船,沿着信江赣江一路向西,最后停靠在八一大桥下面的码头;要么开车南下走208省道到达余江,再经国道去南昌。”说起后面这条线路,万祖梁补充道,“县城南下的必经之路马背嘴大桥,是1991年修好的。在那之前,车子驶出县城,需要借助轮渡才能跨过信江。”

绕不开的水路,成为余干人深刻的出行记忆。年纪稍长的人们,开口便能讲述那段令人难忘的崎岖出行史。

蜿蜒流淌的信江,在余干绕了好几道弯,分成多条支流。万祖梁记得,1985年,他从学校毕业需要到上饶地区教育行政部门报到。当时所乘的客车,除了坐现在马背嘴大桥那个地方的轮渡,还需要坐两次轮渡,共需耗费6个多小时。

当时的余干县城,急需一座跨江大桥来解决出行之困。1986年,当集资修建马背嘴大桥的决定出来之后,全城沸腾了。

与跨江大桥有了第一次美好的“亲密接触”之后,余干县加快了在境内架设跨江大桥的步伐。万祖梁介绍说,截至目前,县境内已建起跨信江大桥7座,县城区域内就有马背嘴大桥和沙港大桥。其中,修建最早的马背嘴大桥经过前两年的改造,已经成为较为宽敞的双向四车道大桥。

辛酸的“轮渡记忆”

2012年,余干县河埠信江大桥建成通车后,大桥西边的大溪乡、九龙镇等5个乡镇的村民高兴地放起了鞭炮。

河埠信江大桥位于余干县城南面,是县城通往5个乡镇的“咽喉”。大桥建成之前,要想过河,只能靠轮渡。轮渡分为两种,一种专门运车,一种专门载人。

“我爱人家就在大溪乡大溪村,以前每次过去都要坐轮渡,里面的艰辛我体验过。”余干县委宣传部干部曹汉衍当起了记者的导游。

站在河岸上,看着200余米宽的河流,水流并不湍急,两岸处处透露出江南水乡的静谧。“这里的轮渡可不简单,除了承担几万人的出行任务外,还要负责运输日用物资和煤炭等。”曹汉衍告诉记者,大约在10年前,一辆大客车开上轮渡后,因为司机操作失误,一头栽进河里,其中一些乘客再也没能回到岸上。“从那件事以后,在客车开上轮渡时,很多人选择下车步行上船。”

跨过河埠跨江大桥,记者走进沿江的大溪乡范埠村,了解更多的“轮渡故事”。

63岁的村民胡秋英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渡船还靠人工划桨,当时是0.05元坐一次渡,后面逐渐有了机动渡船和能载车的渡船。一直到修桥之前,人过一次渡要2元,人和摩托车一起过渡需要5元。过年的时候还要涨价,10元一个人。

不仅价格贵,通过轮渡过桥还存在安全隐患。村民们讲道,以前有贩子到村里收猪,装满生猪的车子在登上轮渡时不慎掉入江中。反应敏捷的司机得以逃生,但是一车生猪也就此了无影踪。

因为过渡麻烦且需要费用,所以村里的小卖部在给商品标价时,把这部分费用也转嫁其中。村民们说,村里的小卖部以前卖东西价格比较高,大家有些无奈,却也能理解。

在村头开饭店的熊斌兴说,自从有了跨江大桥,村民翘首盼着渡船靠岸的场景一去不复返。他开车去河对岸赶集购买食材,或者去县城、黄金埠都变得方便许多。

按照渡船的运输能力,小渡船一次可装30多人,载车渡船一次可装8辆小客车或2辆大货车。“如今小车子已经进入普通人家。真不敢想象,如果现在还在靠渡船过河,过年走亲戚时车子得排多长的队伍,能不能赶上吃饭还不好说。”曹汉衍笑着说,幸亏这只是个假设。

夺命之路

南昌到余干之间,水系发达,湖河横亘。从传统技术眼光来看,修路难度极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两地的沟通不得不借助南面的320国道,出行线路呈歪歪扭扭的“U”字形。

这种绕道出行的方式,直到昌万公路的出现才得以改变。昌万公路是一条二级公路,西起南昌县瑶湖西侧的昌东镇,途经进贤县、余干县,东至万年县。道路在河湖缝隙间觅陆路修建,实在找不到陆路就架桥。这条南昌与赣东北地区的快捷通道,使得南昌到余干的行程较之前大大缩短。

时光的变迁,总是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变化。十几年前被给予提高南昌辐射赣东北能力、促进鄱阳湖南岸地区经济发展厚望的昌万公路,由于路面上行驶的大货车太多,加上道路宽度有限、部分村民交通安全意识不强,一度交通事故频发,成为人们口中的“夺命之路”。

因为在昌万公路上行驶速度提不起来,越来越多从余干到南昌的小客车选择走高速公路。

“高速公路对沿线经济的带动,除了出口处附近,效果并不如普通公路。现在南昌市对境内的昌万公路路段已经进行了加宽,事故发生率得到了有效控制。我期待着昌万公路能早日被改造成双向四车道的一级公路。”万祖梁说。

“高速公路套餐”背后的尴尬

开车走高速公路去鄱阳县城,有多条路线可供选择:在德昌高速东塘乡下高速,然后走208省道;在济广高速芦田乡下高速,然后走209省道;在九景高速田畈街镇下高速,然后走209省道。

“高速公路套餐”看似丰富,但很多家住鄱阳县城的人们都提到,无论从哪个高速路口下高速后,抵达县城都需要至少30分钟。

这是一种溢于言表的遗憾。记者在去鄱阳的路上有了真切感受:从芦田乡下高速后,汽车驶入正在改造的209省道。道路半边被封闭,留下路面尚未铺好的另外半边可供通行。来往的大货车比较多,因为路并不宽敞,小客车要想超车不易,所以行驶比较缓慢。从芦田乡到三庙前乡不足20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近25分钟。

在鄱阳采访期间,记者了解到关于路的故事还有许多:有的村修一条去县城的路,因为有一段路要经过都昌县,最后花了一番工夫协调跨县合作修路事宜;有的村也想修路去县城,勘察地形之后却发现,要绕路至安徽境内,因为有人怕来往大货车太多会压坏道路,结果那条线路的修建未能进入实际操作阶段。

修了10年的旅游公路

湖山相杂, 港汊纵横,河道密布,鄱阳县的陆路建设具有天然的局限性。很多人说,除了境内的几条省道,就没有几条可以“拿得出手”的路。记者从鄱阳县城出发去珠湖乡的采访路程,印证了这个说法。

从鄱阳县城去珠湖乡的路,从路况和地形上看分两段:前半段,从县城到高家岭镇,是平整的省道,车子开得非常平稳;后半段,从高家岭镇到珠湖乡,坑洼不平的路面,让汽车开成了“摇篮”。一路上,见得最多的是沿途村民的三轮车和电动车,偶尔可见县城去珠湖乡的班车。为了绕过路面上的窟窿,班车走的是歪歪扭扭的路线,乘客被颠得左右摇晃。

珠湖乡党委宣传委员徐善海告诉记者,沿着这条道路往前再走一段路,就到了风光旖旎的沿湖地带,是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的中心腹地。“你刚刚所走的路,我们当地人都叫它旅游公路,本来是方便县城和景德镇、乐平一带的人来旅游的。这条路一直不好走,从10年前开始修,但是目前还没见到效果。”

10年没能修好一条路,问题的症结是没钱。负责道路建设的珠湖乡党委委员、副乡长黄滔介绍说,因为这条路跨经3个乡镇,修路的经费需要各乡镇自行筹集一部分。其中,珠湖乡境内道路有12公里,按照乡里每公里配套20万元经费来算,需要筹资240万元,而珠湖乡去年全年的财政收入只有2000余万元。显然,对珠湖乡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我们几个乡镇也知道,修好了路,发展的前景就不一样。所以,我们选择了从县财政先借钱,就是要确保年前把这条路修好来。”黄滔说。

“板桥汊”渔民的期盼

珠湖乡丰塘村委会刘家村小组是临鄱阳湖东岸的一个渔村。从地图上看珠湖乡,南面有一个湖汊,当地人称之为“板桥汊”。刘家村一些村民就在这片故土留守,在湖里谋取营生。

村民刘国号和其他几个人把家门口这片湖汊承包下来养鱼。每年9月至12月,是他们的收获季节。“我们养的鱼以花鲢鱼为主,去年捞起来2万多斤,5元一斤,卖了10多万元。鱼销得很快,打个电话给外地的贩子,人家很快就可以过来拖。”刘国号说,养鱼收成不错,但他还有一个愿望,就是通往县城的路能修得平坦一些、宽敞一些。

路不好走,鱼在运输途中就容易死,这是鱼贩子向刘国号他们压价的一个说法。“路不好走,这也是现实问题,真是可惜了我们村里的好风光。”刘国号说。

把好风光利用起来,在村口开起农庄,这是村民刘进军的选择。“一开始没意识到住在湖边也是优势,去年下半年,我开起了农庄,城里的人可以过来钓鱼、旅游、吃饭。”刘进军说,去年国庆期间,生意之火爆出乎他的意料。他临时请了两名厨师,把自家住房上下两层的5个房间都摆成用餐包厢。这种宾客盈门的状态,一直持续到12月份。

“像我这样的农家乐,村里还有两家,这里面真的是商机无限。”刘进军乐观判断的依据是,通往县城的路正在修,以后开车来村里游玩的城里人还会增加;另一方面,听说旁边的周家村今后要修建对接鄱阳湖湿地公园的码头,他预计以后全国各地的游客都有机会来周家村做客。

周家村的旅游梦

刘进军口中的周家村,是一个美丽的沿湖小山村。湖面清澈的内珠湖依偎在村前,青山与碧水相映成趣。村支书周文介绍说,周家村是省定贫困村,把眼前这片开阔壮观、景色怡人的内珠湖利用起来,开发出与湖对面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连接起来的水上旅游通道,是村里开发旅游、发展经济的一个重要构想。

“其实湖对面的礼恭脑村和其他好几个村庄,最早都是从我们村这边分出去的。一直到现在,湖对岸还有很多人要跨湖走亲戚。”周文告诉记者,礼恭脑村隶属于白沙洲乡,而白沙洲乡政府所在地,就在周口村附近。礼恭脑村的村民到乡政府办事,少不了先坐渡船到周家村。

在周家村村口,记者看到了一个简易码头。这就是村里与对面礼恭脑村相互来往的渡船停靠之地。“大家一般在上午走亲戚串门和办事,到了下午,来往的人也就不多了。”周文这样解释码头下午并不见渡船停靠的原因。

周家村的自然条件得天独厚,范仲淹口中的“小南海”飘里山在湖中与其相望,游客络绎不绝的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隔湖相依,相互之间的湖面距离不足2公里,正是游船行驶的理想距离。

“如果能把对面湿地公园的游客分流一部分过来,那我们周家村的旅游产业就能旺起来。以前有关部门有过在湖上建桥的计划,后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建成。”周文说,村里有一个以前用于停靠渔船的码头,现在正在对其进行加宽、硬化。一旦与湖对面的湿地公园开通旅游轮渡,那里将建成游客接待中心。

为了接待未来可能大幅增加的游客,周家村已经在对村口的道路进行拓宽改造。村民们修建起了一栋栋精美的三层小洋房,门口就是秀色可餐的内珠湖,地理位置堪比“海景房”。周文说,村民们开发旅游产业的热情高涨,餐饮、垂钓有望成为周家村旅游产业的主打牌。

白沙洲的绕湖路

到达白沙洲乡政府后,记者电话联系副乡长汪晓芳时,她告诉记者:“我正在礼恭脑村入户帮助村民办理医保事宜。”随即,记者驱车前往礼恭脑村与汪晓芳碰头。

白沙洲乡政府所在地,与礼恭脑村的湖面直线距离不过6公里,但真正要绕着内珠湖开车过去,却是另外一种概念。借助手机导航,记者穿过双港镇、团林乡,走过一条条乡道、路过一个个乡村,在40多分钟后到达礼恭脑村。

“白沙洲乡的前身是江西省珠湖水产场,所辖的村是从5个乡镇分割出来的,分布在内珠湖的沿岸。”白沙洲乡党委书记程丽君告诉记者,白沙洲乡的地理位置特殊,干部下乡工作穿越别的乡镇是常事。

白沙洲是闻名遐迩的候鸟王国,拥有广阔的鄱阳湖外湖水域,每逢冬季枯水季节,万余亩湖洲草坪浮出水面,吸引数万只天鹅、野鸭及鹳、鹤等珍禽在此越冬栖息。

为帮助村民增收,白沙洲乡曾考虑过在内珠湖建设大型水面光伏电站。考虑到可能会对候鸟视力产生影响,这个计划最终搁浅。如今,保护生态、发展旅游是白沙洲乡的发展思路,礼恭脑村就是白沙洲乡重点打造的一个游客服务中心。

为把礼恭脑村建成景色秀丽、能留住游客的村庄,这段时间,程丽君一直在调度村里的绿化美化工程。“村子三面环湖,不管是建文化广场还是停车场,我们首先都要考虑环保因素。环保部在村口就有一个水监测点,我们要确保水的质量绝对过关。”程丽君期待,环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旅游公路建成之后,能有更多的游客来礼恭脑村开启白沙洲观鸟之旅。

承载厚望的鄱阳湖二桥

都昌县离庐山市的距离有多远?打开地图,两县市隔湖相望最近的地方,不过3公里。但要从这边走到对面,却需要往北绕道湖口县,没有一两个小时根本到不了。浩渺的鄱阳湖,成为一道天堑,阻断了都昌县与西边的德安县、永修县乃至与南昌、九江城区的对接。

都九高速的出现,将打通都昌县向西连接的通道,彻底宣告上述尴尬交通格局的终结。

2015年10月,都九高速开工建设;仅仅过了一年时间,跨越都昌县、庐山市两地的鄱阳湖二桥便初现雄姿。

走过都九高速都昌县境内已经修好的部分,记者来到正在建设中的鄱阳湖二桥参观。在这里施工的中交路桥华南工程有限公司工程师梁震告诉记者,大桥预计明年8月底合龙,通车可能要到明年年底。近段时间,鄱阳湖二桥受到很多记者和摄影师的青睐,来这里采访和采风的人很多,社会各方都非常关注这座大桥的建设。

“都九高速一通,加上即将开工的都南高速,都昌跟九江和南昌就紧密连接在一起了,今后都昌想不发展都难。”都昌县委宣传部干部傅建斌满怀期待。

傅建斌告诉记者,鄱阳湖二桥的东边是都昌县多宝乡,这里旅游资源丰富,有湿地候鸟、沙山、千眼桥等,位于其中的鄱阳湖老爷庙水域,更是拥有中国“百慕大”之称。这几年,多宝乡致力于发展旅游产业,鼓励引导贫困户利用自家的宅地或闲置的房屋,开展农家餐馆、民宿、旅游商品家庭作坊等经营活动。都九高速和都南高速的开通,将为多宝乡的旅游产业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

对多宝乡洞子李村村民李泽恩而言,都南高速开通以后的最大便利,就是在南昌工作的两个女儿以后回家能够更加方便。“平时逢年过节她们都会回家,单趟需要花费近3个小时。以后都南高速一通,估计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回家了。”李泽恩说,“家门口的两条高速一通,以后多宝乡的交通就算盘活了。”

开创历史的都昌火车站

蔡岭镇是九景高速到都昌县的出口所在地,是都昌县的重要交通门户。如今,这里再次引起人们目光聚焦,因为全新的都昌火车站又设在这里。都昌火车站的建成具有历史意义,它结束了都昌无铁路的历史。

九景衢铁路西起九江市,东至浙江省衢州市,途经我省湖口县、都昌县、鄱阳县、浮梁县、景德镇市、婺源县、德兴市,江西境内共设11个车站,其中九江、琵琶湖、湖口、婺源站4个车站为既有站,都昌站、油墩街站、鄱阳站、景德镇北站、赋春站、桥上村站、新岗山站为新建车站。

记者来到都昌火车站采访时,火车站广场还在紧张施工当中。广场门口,一条宽敞的道路直通蔡岭镇集镇。火车站大门口上方,“都昌站”三个字用红布蒙着,处处洋溢着等待火车站建成启用的喜庆氛围。

在这里负责站台施工的中铁二十五局职工告诉记者,都昌火车站近段时间就要进行联调联试,通车时间预计在年底。

都昌就要开通火车的好消息,早就让工作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激动万分。很多人都说,总算可以在家门口坐上火车了,火车开通时一定要到车站拍照留念。在蔡岭镇集镇上开餐饮店的福建青年陈金平认为,九景衢铁路开通后,蔡岭镇的人流会更加集中。下火车后需要用餐的人一多,镇上的餐饮店都将受益。

旅游公路串起沿湖美景

在余干县大塘乡,有一片正在建设中的万亩花海,已经成为居住在余干县城的人们周末常去的休闲地。虽然还未完全建好,但大家都知道,这片万亩花海是要争创4A级景区的,因为这个计划已经写进了今年的余干县政府工作报告。

去万亩花海的路,是去年底才修好的。在万祖梁的引导下,记者从昌万公路往北拐进大古段公路,这是一条干净整洁的柏油路。道路两旁有绿化带,行驶在路面上,心旷神怡,神清气爽。万祖梁告诉记者,这条路是按照二级公路标准修建的,有将近8公里。在大古段公路的尽头,就是建在鄱阳湖内湖湖畔的万亩花海。鄱阳湖的这个内湖,有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大明湖。

“大明湖与万亩花海的景点组合,旅游前景不可估量。为让游客方便进入景区,从2013年开始,我们就开始修建康山旅游公路,刚刚我们走过的大古段公路就是旅游公路的一部分。”万祖梁介绍说,康山旅游公路的另外一端,位于瑞洪镇到康山乡之间,将串起康山乡的旅游景点忠臣庙,提升环湖景区的连接通达功能。

…………

历史车轮的翻滚不曾停止,鄱余万都滨湖四县陆路出行不便的陈年往事,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深入推进和道路网络的逐步完善,正越来越多地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从家门口开始的旅程,伴随他们的不仅有现在的高等级公路和火车站,还会有未来的机场。

这是对沿湖居民上百年出行习惯的完全颠覆,更是对滨湖地区繁华水运历史的有力承应。小康攻坚路上,鄱余万都滨湖四县一个都不能少;基础设施建设,滨湖四县更要奋蹄疾行迎头赶上。把历史旧账补齐,让出行更加便捷,这是湖区人民的期盼,更是省委、省政府的承诺。

西游战记破解版

量子特攻正版

瑞雪花图变态版

古龙群侠传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