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投影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穆尔西能否逃离政局魔咒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2:53 阅读: 来源:投影机厂家

一年前,曾因反对穆巴拉克统治被捕入狱的穆尔西登上埃及权力顶峰;一年后,这位前总统遭到军方罢黜,并于11月4日首次出庭受审。上台、下台、重新博弈……陷入埃及“政局魔咒”的穆尔西将面对何种命运?

被逐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抵达法院接受审判。图片来源:东方IC

当局或采用“拖字诀”

法庭内,穆尔西强硬抵抗,拒不妥协;法庭外,数百名支持者集会示威,对其声援。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安惠侯表示,对于穆尔西的审判,有可能出现三种结果。

第一,是代表世俗派的军方与代表宗教势力的穆兄会就判决穆尔西达成妥协,军方允许穆兄会以某种方式参与政治进程。这是最理想的结局,而且美国国务卿克里访埃之际,可能已向埃及军方传递类似信号。据埃及外交部长助理艾哈迈德•海尔透露,美国很可能想为穆尔西寻求一条出路,因为漠视对穆尔西的审判,可能对美国的形象产生消极影响。

第二,是上述双方僵持,在审判穆尔西期间不时伴随游行示威和冲突。很遗憾的是,这一状况正是当下的现实。

第三,如果穆尔西被定罪,抗议规模或将大幅增强。转入地下斗争的穆兄会中的极端分子,可能采取极端行为。

安惠侯判断,目前出现第三种事态的可能性较小,各方希望推动事态朝第一种方向发展。此次穆尔西的庭审被延期至明年一月,体现出当局慎重量裁的态度,避免进一步撕裂社会。这种“拖字诀”在审问穆尔西一事上可能会继续运用,以便当局观察国内力量博弈,决定是否对穆尔西“从轻发落”。

与穆巴拉克处境有异

不少观察者认为,埃及的“政局魔咒”造就了穆尔西和穆巴拉克相同的命运,两者虽为对手,却都面临被审判的下场。

然而,仔细推敲两者的审判,也不难发现一些不同之处。首先,穆巴拉克庭审当天,开罗解放广场没有示威者聚集,不少抗议者要求对其重判。而对穆尔西的审判则引发支持者和反对者两种声浪。这表明,埃及民众要求穆巴拉克下台、实现国内政治民主化这一潮流已经不可逆转,故而均支持审判。而对于穆尔西一年的政绩,民众则评价不一,更由于穆兄会被取缔,引发了公众对军方打压宗教势力合法性的质疑。

其次,穆巴拉克的审判之所以“一拖再拖”,甚至目前因为身体原因而得到假释,主要是因为获得了埃及军方和临时政府主要领导人的“关照”。埃及现任防长塞西曾得到穆巴拉克支持;当时埃及最高法院院长正是现在埃及临时政府总统曼苏尔,他也是穆巴拉克一手提拔起来的司法界精英。因此,对于判决这位跟各方都有利益纠结的“政治强人”,若果真斩尽杀绝,一路清算,“利益攸关方”们都觉得有点犯难,毕竟谁也说不好埃及未来走势。而对穆尔西的审判,军方则不但考虑平衡国内各派利益,还要受到美国的影响。美国上月宣布暂停部分对埃援助,被认为是在向埃及军政府施压。

最后,分析人士认为,审判穆尔西的重要意义在于,其恢复总统职务的希望已经破灭,但并不意味着今后穆尔西在政治舞台将完全“寿终正寝”。因此,对其审判的象征意义可能大于实质意义。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认为,现下当务之急是举行全国对话,如果军方对穆兄会网开一面,让该组织得以通过选举方式进入政坛,那么穆兄会可望再度崛起。如果军方更换领导人,那么打破僵局的可能性更大。但李伟建也指出,未来不管谁当选埃及总统,强权政治的历史惯性将使埃及很难走西方式“小政府、大社会”的路子,要带领埃及走出一条适合自身政治、经济、宗教状况以及民主化改革的道路,仍然任重道远。(解放日报/记者张全)

相关报道:

记者亲历穆尔西首次庭审现场 局面混乱险失控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涉嫌在去年12月总统府前示威中煽动暴力和谋杀示威者案,当地时间4日上午在埃及开罗警察学院举行。国际在线驻埃及记者获准进入庭审现场,全程旁听了首次庭审过程。

“打倒塞西,埃及人民要支持(穆尔西的)合法性!”

当旁听完穆尔西首次庭审,穿出部署在开罗警察学院外围的铁丝网和拒马后,记者不可避免地“一头扎进”了封锁线外穆尔西支持者的抗议队伍中来。他们的口号一成不变,但他们所支持的穆尔西却在当天首次当众步入受审的铁笼。

在很多人眼里,穆尔西的性格比较“固执”。可能是为了防止这位前总统的“固执”言行造成不良影响,当天参与旁听的记者无法携带任何种类的采访设备。最终,不论来自报纸、电台、电视台和通讯社,所有同行都用纸和笔记录下了堪称混乱的一场庭审,而这一局面与一些民众当初的期待大相径庭。庭审开始前,认为穆尔西人虽不坏但能力有限的伊曼曾说:“我希望对穆尔西的审判能够顺利进行,这能给所有人带来好处。我个人认为,穆尔西是个想为埃及做一些好事的人,可以说是一个好人。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好人,而是一个有充分的政治和文化经验,有能力治理这个国家的人物。要让埃及成为最好的国家,我们不能纠缠于过去的事情,而应该向前看。”

当天的庭审大概是上午10时32分左右开始的,在庭审开始前不久,穆尔西和其他7名穆斯林兄弟会高级领导人走进了位于法庭前方的铁笼中——这是穆尔西在7月3日被军方废黜以来,首次出现在公众眼中,因此,他的出现立即在参与旁听的现场律师和记者间引起骚动,几乎所有在场的记者都齐刷刷地站在了庭审现场的椅子或者桌面上向穆尔西的身影望去,就连一些现场维持秩序的、身着白色警服的警员,也踮起了脚尖,仰着头找寻这位国家的前总统。

法庭上的穆尔西身着白色衬衣和灰黑色西服,没有系领带。庭审刚一开始,他就情绪激动地喊出了“我仍然是共和国总统”、“军政府下台”等口号,受此影响,现场持不同政见的当地记者和律师也随之展开言语交锋。眼看局势失控,法官立即宣布休庭,而此时距庭审开始才刚刚过去十分钟。

在此后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休庭时间中,法庭内的“挺穆”和“倒穆”两派展开攻防,由言语攻讦到肢体冲突,人们甚至踩到了座椅和桌面上互相推搡,旁听席上的记者也深受其害。事后,在和记者交谈时,同样参与了旁听的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女记者佩里妮讲出了她的感受:“出现这种结果也很正常。每次法官向穆尔西和其他被告提问时,他们都没有给出正面回答,只是一次次说‘我才是总统,我不应被取代,这不符合2012年宪法,我不应该这样被审判’这样的话,因此法官两次提出休庭”。

庭审中断期间,一些人高喊着要求判处穆尔西死刑的口号,另一些人则竭力维护穆尔西,一名现场记者还说,有人在肢体冲突中甚至动用了皮鞋,而用鞋打人在阿拉伯世界是极具挑衅意味和带有侮辱性的行为——埃及社会的撕裂程度,在当天的庭审现场可见一斑。听闻到法庭里发生的这一切,从开罗警察学院外经过的埃及当地女性玛吉这样说:“今天的审判注定是混乱的,因为双方都想着借机作秀,穆斯林兄弟会想上演一出秀,另一方也这样,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审判不可避免地失败了,穆尔西也没有机会和律师沟通,整个(司法)程序也是不恰当的,甚至是完全不合适的。因此混乱是可以预见的。穆尔西没有武器,他只能就自己的合法性展开辩护,除此之外,他没有其他选择。”

虽然当天的庭审在长时间中断后得以继续进行,但伴随着穆尔西与法官的言语交锋,法庭最终宣布,将穆尔西等人涉嫌煽动暴力和谋杀示威者案推迟至明年1月8日审判。(国际在线/记者 张一夫)

鹰潭职业装定制

河北定制职业装

怀化西服订制

西宁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